• <nav id="84wbn"><code id="84wbn"><blockquote id="84wbn"></blockquote></code></nav>
    <wbr id="84wbn"><pre id="84wbn"><button id="84wbn"></button></pre></wbr>
    <form id="84wbn"></form>
  • <wbr id="84wbn"></wbr>
    站內搜索:
    個人消費貸最高不超20萬 不得炒股和購房
    日期:[2020-05-14]  版次:[A19]   版名:[財眼]   字體:【
    ■VCG圖

    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上位法”來了

    經過四個多月小范圍征求意見后,互聯網貸款管理辦法的“上位法”終于出臺。日前,銀保監會公布了最新版《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其中將個人消費貸額度從原來的30萬元下降為20萬元,凸顯了互聯網貸款的小額、短期的原則,對于小微企業經營貸則不設限。與此前相比,《辦法》體現出更多的監管智慧,對于互聯網貸款產品創新給予了一定空間,如對聯合貸款進一步松綁,并沒有出資等具體限制,也取消了需要總行審批的流程。

    ■新快報記者 許莉蕓

    消費貸不得炒股和購房

    近年來,在金融科技加持下,各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機構與互聯網渠道等外部機構合作,創新的金融產品“互聯網貸款”應運而生。然而,迅速膨脹的互聯網貸款規模和風險也引起監管關注。

    在今年初的征求意見稿中,個人信用貸款授信額度上限為30萬元,而在《辦法》中則降到20萬元,到期一次性還本的,授信期限不超過一年。

    不過,對于小微企業貸款,監管采取了更為包容的態度?!掇k法》規定,商業銀行應根據自身風險管理能力,確定單戶用于生產經營的個人貸款和流動資金貸款授信額度上限。不過,對期限超過一年的貸款,至少每年對該筆貸款對應的授信進行重新評估和審批。對此,有著多年銀行業經驗的人士顧亦明表示,這是監管層將更多鼓勵商業銀行進一步拓寬以企業主個人為對象的個人經營類貸款的一個信號。

    個人消費貸不僅有了上限,監管還將嚴格控制銀行消費貸資金用途。如規定了貸款資金不得用于購房及償還住房抵押貸款;股票、債券、期貨、金融衍生產品和資產管理產品等投資;固定資產、股本權益性投資等。對此,央行方面表示,要明確互聯網貸款小額、短期的原則,對消費類個人信用貸款授信設定限額,防范居民個人杠桿率快速上升風險。

    據新快報記者了解,目前不少商業銀行消費貸款最高額度為30萬元,甚至有極個別銀行最高額度為50萬元。這意味著不少銀行要對用戶額度上限進行整改。

    為了更好地控制銀行消費貸的授信風險,《辦法》中還規定了“授信與首筆貸款發放時間間隔超過1個月的,商業銀行應當在貸款發放前查詢借款人信貸記錄,重點關注借款人的新增貸款情況”。有業內人士表示,此舉是為了跟蹤借款人的信貸記錄,看看是否存在多家銀行或者多平臺負債情況,以防發生多頭借貸。

    聯合貸款迎松綁,合作機構不能“一家獨大”

    《辦法》對聯合貸款進一步“松綁”。在準入門檻上,要求商業銀行建立各類合作機構的全行統一的準入機制,免去了上一版意見稿“合作機構準入、合作類產品和具體合作模式應當在銀行總行層級履行審批程序”的要求,而是強調分層分類管理。即銀行應根據合作內容、對客戶的影響范圍和程度等對合作機構實施分層分類管理,并按照其層級和類別確定相應審批權限。

    《辦法》中還強調,部分無實體經營網點,業務主要在線上開展的銀行,不受《辦法》關于跨區經營的限制。有業內人士表示,這是監管對于互聯網銀行線上貸款模式的認可,無論是消費貸還是小微貸款都將面向全國用戶和企業。

    對此,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這些修改顯示出監管適應金融科技發展的趨勢,吸收和反映最新實踐成果,拋棄“一刀切”的簡單監管思路,實施差異化監管。

    雖然監管對聯合貸款取消了總行審批限制,但強調了商業銀行與單一合作機構產生的集中度風險?!掇k法》中提出,“商業銀行應當按照適度分散的原則審慎選擇合作機構,制定因合作機構導致業務中斷的應急與恢復預案,避免對單一合作機構過于依賴而產生的風險?!?/p>

    在聯合貸款過程中,要求銀行建立內部管理制度,還要在合作協議中明確各方權利義務關系。并且,商業銀行需要獨立對所出資的貸款進行風險評估和授信審批,對貸后管理承擔主體責任,不得與無放貸業務資質的合作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

    目前,聯合貸款成為不少中小銀行零售轉型的利器,作為一種新型互聯網貸款模式,即商業銀行與具有貸款資質的機構按約定比例出資共同發放貸款。在過去幾年中,特別是在消費金融領域,不少中小銀行牽手互聯網銀行、助貸機構,迅速做大零售業務規模。如西安銀行2019年年報中就顯示消費貸已經暴增近90%。然而,其中不乏一些“暗箱操作”,不少中小銀行內控不嚴、風控能力不強,淪為資金渠道,將風控交給合作機構,這樣導致了最終風險傳導回銀行體系中。雖然監管對聯合貸款進行了“松綁”,不過對于底線監管仍未放松,如不得與為合作機構增信、兜底等規定。

    分享到:
      以上內容版權均屬廣東新快報社所有(注明其他來源的內容除外),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報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

    可可影院